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J生活台 >【阅读中国笔记 】《逃犯条例》修订的前世今生特区政府没告诉市 >

【阅读中国笔记 】《逃犯条例》修订的前世今生特区政府没告诉市

发布时间:2020-04-25 浏览量:964人次

保安局局长在2月15日向立法会提交《逃犯条例》修订建议时表示,要求修订原因是源于一宗发生在台湾的杀人案,涉嫌港人杀害另一名港人后返回香港,由于香港与台湾没有逃犯协议,香港未能处理,因此提出修订是堵塞法律漏洞,使社会公义得到伸张。但看来这充其量只能说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但肯定不是全部,更非背后的真正原因。

因为自回归以来,香港和内地司法部门就移交逃犯的安排,曾举行了多次会议,甚而被形容为接触「频繁」。曾任职中联办、港澳办,和中央组织部的法学博士马正楠在与另一位作者,时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高铭暄,共同发表于2011年1月号内地法律刊物《法学家》,题为 〈论香港与内地移交逃犯的先例模式〉 中表示,「1999年3月、8月、11月和2000年3月,内地与香港的法律专家组就逃犯移交问题分别进行了四轮会谈。双方专家就制定有关移交逃犯安排的主要事宜,包括保障措施、共同司法管辖权的情况和程序,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中央组织部法学博士马正楠2018年12月新着《香港与内地刑事法制冲突问题研究》(法律出版社)中,也载有文中所述若干细节。 

另一位作者,2008年时供职于国家公安部法制局的武汉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柯良栋,在其一篇刊于《法学家》(2008年第4期)题为 〈论中国区际移交逃犯应遵循的原则及其模式〉 文章中,进一步表示,2007年10月,由中国警察协会主办、香港警务处承办,及在香港举行的「海峡两岸暨香港、澳冂警学研讨会」上,柯良栋也就中国区际移交逃犯课题提交了报告。

时间继续推移,时间拉近一点,马正楠在其上述文章中表示,2010年10月,时任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少光访问北京,与时任公安部部长孟建柱、时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军会面。马正楠称,会面结果是双方「均表示会积极推动两地在移交逃犯问题上的协商,争取尽早签署相关安排」。

中央组织部法学博士马正楠在与法律学者高铭暄的文章 〈论香港与内地移交逃犯的先例模式〉。 

因此,可以肯定说,修订《逃犯条例》并非如林郑、李家超、郑若骅所说,源于该宗台湾命案,目的为堵塞漏洞。

马正楠在文中表示,在上述接触中,双方最终并未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在会谈中,香港方面坚持下列五项原则作为制定移交逃犯安排的依归:

第一、   採用的逃犯安排必须符合基本法第95条的规定,(即「香港特别行政区可与全国其他地区的司法机关通过协商依法进行司法方面的联系和相互提供协助」)。

第二、   移交安排必须以香港的法例为依据。

第三、   移交安排必须获得香港与内地接受。

第四、   移交安排必须顾及「一国两制」的原则和两地法律及司法制度上的差异。移交安排须在打击犯罪和保障人权之间保持平衡。香港与其他司法管辖区签署的移交逃犯协议内所载的惯常保障,包括双重犯罪、指定罪行、不得再移交第三个国家的保障、死刑以及一般豁免涉及政治罪行和政治迫害的保障,会是有用的参考资料。

第五、   移交安排必须符合香港《基本法》第19条的规定, (即「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除继续保持香港原有法律制度和原则对法院审判权所作的限制外,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所有的案件均有审判权。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对国防、外交等国家行为无管辖权」),以及移交安排应确定一些原则去处理两地同时具有司法管辖权情况下的移交,以及如何决定移管跨境罪案。

文章又透露,时任香港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表示,上述五项原则是「特区政府当局与内地当局就移交安排磋商的底线」。从今次特区政府所提交的草案来看,特别是上述第四、五点,情况是十分向内地一面倒,究竟有甚幺原因促成特区政府有此改变,甚而要仓卒立法,让市民和商界缺乏充份时间,对修订内容、结果讨论,特区政府是需要作出解释的,一点都不是「废话」。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