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J生活台 >【阅读中国笔记】「双负责」是基本法对特首职责的规定,她有否履 >

【阅读中国笔记】「双负责」是基本法对特首职责的规定,她有否履

发布时间:2020-04-25 浏览量:614人次

笔者日前在众新闻为文,主题是从搜集所得资料中,特别是从曾供职中联办、港澳办,和中央组织部的马正楠法学博士,以及人民大学教授高铭暄在内地发表的文章和书籍中,让人们认识到香港和内地政府就有关逃犯移交安排的商讨,始于回归初期,绝非是在该台湾命案之后,以及绝非特区政府所声称修订是为「堵塞法律漏洞」。

马正楠博士在其刚出版的新着,题为《香港与内地刑事法制冲突问题研究》(2018年12月,法律出版社,)一书中,强调他与高铭暄教授多年前为文时的看法,即在逃犯移交安排的问题上,香港方面要求尊重「两制」差异,内地要突出「一国」主权性,这分歧短期内是难以消除,并有可能走向冲突的焦虑。在重提建议两地应先考虑採取「先例模式」的同时,在书中总结「余论」和「结语」部分,作者还道出了一段寓意深远和具现实意义的文字。

基本法规定特首的「双负责」职责

重点是有关行政长官在促进中央和特区相互理解和信任的角色。他表示,基本法为在中央和香港特区之间「构建顺畅沟通机制」设计了一个「连结点」,即行政长官。他指出《基本法》43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首长,代表香港特别行政区。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依照本法的规定对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别行政区负责」。这也意味着在中央与香港特区的沟通机制中,行政长官是代表香港特区的「适格主体」。(见210-211页)

换言之,在中央与香港特区沟通关係中,基本法对于行政长官的「双负责」规定突显了其在「中央与香港特区沟通方面的独特优势」。作者续称:

马正楠表示:「权力具有天然的扩张性」,这看来包括不同法域之间管辖权的扩张性,他续称,「特别是在有冲突关係的其他权力主体意图不明的情况下,某权力主体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虙,不太可能率先有所妥协」。因此,在「相关冲突主体之间构建顺畅的沟通机制是成功构建行为惯例的有力支撑」。(同上)

为实现有效沟通,行政长官既要準确把握中央的核心关切和利益诉求的同时,「还要尽可能地说服中央有关权力主体採纳香港特区有关权力主体的意见,尽量缩少两者间的差距」。(同上)

削足适履思维只会引发更多冲突

马正楠博士在书中更道出多段意味深长的话:

他说,基本法的实施是在新宪制下的转型,这意味着两地的法制冲突将长期存在,「面对冲突的可行思路不应是根除冲突,而应是将冲突控制在合理的範围和程度内,构建当冲突发生后可予以协调并降低负面影响的机制」。他强调,「缺乏政治互信非一日之寒,增进政治互信非一蹴而就」(见210页)。这些话语,对于今时今日的香港,都来得晨钟暮鼓、掷地有声。

特首职责双向性的「适格主体」

修订《逃犯条例》将严重破坏香港一国两制优势,对内地和香港做成长远、无法挽回的伤害,进一步扩大内地和香港的制度以及与国际社会的冲突,绝对不能仓促行事。

香港市民包括商界、专业人士和年青一辈,基于对「香港是我家」情怀,提出意见和建议,包括内地学者的建议,都值得参详,但换来的却是冷漠回应和冷言冷语的反唇相稽,特首表示会与外国驻港使节和商会沟通的同时,却拒绝直接回应市民和代议士们的质疑。寄语特首和特区政府,「双负责」是基本法的设计和原意初衷,看来你们没有按规定落实基本法的要求。

延伸阅读:

党对司法机关的「全面领导」角色与形式

《逃犯条例》修订的前世今生——特区政府没告诉市民的事实

内地学者预视逃犯移交问题处理不当 「会引发更多冲突」及建议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