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R妙生活 >【阅读中国笔记】党对司法机关的「全面领导」角色与形式 >

【阅读中国笔记】党对司法机关的「全面领导」角色与形式

发布时间:2020-04-25 浏览量:216人次

在当前香港热切要求彻回修订《逃犯条例》声中,内地与香港在法制和法治实践方面的差异,是其中一个备受关注的重要範域。中国着名宪法学者、华东政法大学教授、中国法学院宪法学研究会副会长童之伟,日前出席了港大法律学院及中国法研究中心主办,题为「在党的领导与法院独立审判之间寻求平衡——内地司法改革评述」讲座。

讲座中,童之伟颇为全面地介绍了中国社会主义法治的特色,包括党对于法院的「全面领导」角色、以及党在健全和发挥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审判机关和司法行政机关各司其职的同时,如何在侦查权、检察权、审判权、执行权方面「相互配合、相互制约」的实践。

党对于法院的「全面领导」

童之伟表示,诚然,宪法第131条列明:「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以及宪法第133条:「最高人民法院对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负责」,但与此同时,宪法在序言指出:「中国各族人民将继续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不断完善社会主义的各项制度,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治」。这显示着党在中国的「全面领导」角色。

除宪法外,中国共产党章程(简称「党章」)也强调:「党必须保証国家的立法、司法、行政、监察机关,经济、文化组织和人民团体积极主动地、独立负责地、协调一致地工作」。在中国,共产党的「党章」是党赖以建立和活动的法规体系的基础,具有最高党法、根本大法的效力,而共产党是领导着全国「各族人民」来「完善社会主义的各项制度」。

体现党领导的形式1:法官的任免

体现党领导角色的一个具体形式,是法官的任免。当然,国家宪法和相关法律对于院长、副院长以及审判员职位的产生有所规定,但党组织的推荐对于他们的任命却是关键性的。童之伟表示,就以上海为例,获推荐的包括高院院长、高院副院长、高院审判员;至于基层法院的任命可作类推。

体现党领导的形式2:党组

「党章」第四十六条列明在中央和地方国家机关、人民团体、经济组织、文化组织和其他非党组织的领导机关中,「可以」成立党组,「发挥领导核心作用」。党组的主要任务,是「负责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讨论和决定本单位的重大问题;做好干部管理工作;团结党外干部和群众,完成党和国家交给的任务」。

童之伟进一步表示,今年初(1月31日)发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中提到,将「坚持党的全面领导的要求载入人大、政府、法院、检察院的组织法,载入政协、民主党派、工商联、人民团体、国有企业、高等学校、有关社会组织等的章程」。目的是「健全党对这些组织实施领导的制度规定,确保其始终在党的领导下积极主动、独立负责、协调一致地开展工作」。

体现党领导的形式3:办理案件时正卷、副卷

在内地,对例如刑事案件,公检法机关,以至其他行政执法机关在办理案件时,都要有一整套的手续、証据、文书,把案件处理的过程完整记录下来。具体如举报信、报案记录、领导批示、调查笔录、合议笔录等等,最后都要经过整理形成卷宗,在内部,卷宗分正卷和副卷两部分。民事案件也是如此。

正卷是可供当事人、律师和其他机关工作人员查阅的卷宗。

副卷主要有合议庭评议案件和审判委员会讨论案件的记录,承办人与有关部门内部交换意见的材料,审判庭研究及汇报案件记录,「内部请示、批复,领导的批示和重要信函等等」。

最高院在1984年、1991年两次颁发的《人民法院诉讼文书立卷归档办法》,都将「副卷一律不对外公开」作为制度。因此,副卷体制目前是体现党的领导的一种重要形式。

司法体制的改革课题及前景

童之伟表示,改革副卷体制,将所有诉讼材料一卷保存,以及允许当事人及代理人查阅全部案卷材料,是「副卷制度的应然归属」,但现实可行的做法,相信只能是缩小副卷的範围。

他进一步表示,内地司法体制的全局性课题是「改善党的领导与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平衡实现的制度化安排」。至于其他课题包括法院政治地位、法律地位仍然偏低,缺乏足够权威;法院判决公信力不足,终审判决并不总是有最终效力;以及案多法官少的局面长期化,审判效率待进一步提高。对于司法体制改革总的前景评估,童之伟表示持谨慎乐观取态。

童之伟的讲座内容,可加深港人对内地司法制度的认识,显示两套司法制度存在的差异属根本性和制度性,因此,缺乏通盘考虑,仓促对《逃犯条例》作出修订,以权力代替理性,只会断送香港繁荣基石,结果将难以挽回。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
最新文章